蛋哥不是蛋

今天蛋哥更文了吗?

【喻叶】猜猜我有多爱你

【喻叶】猜猜我有多爱你

改编自幼儿读本《猜猜我又多爱你》
- 我是occ大王
一个脑洞





栗色的小兔子叶修想要去睡觉了,它紧紧地抓住栗色大兔子喻文州的耳朵,它说:“猜猜我有多爱你?”“哦,我大概猜不出来。”栗色的大兔子喻文州眨巴眨巴眼睛,笑得纯良。






-“有那么多。”它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比划着。栗色的大兔子喻文州也从口袋里掏出一盘白斩鸡。它说:“可是,我爱你比这个还要多。”嗯,那好吧,我就勉强接受吧。栗色的小兔子叶修想。






“我爱你,有我到达的高度那么高。”栗色的小兔子举起手中的冠军戒指说。“我爱你,也有我到达的高度那么高。”大兔子举起自己所有的冠军戒指递到小兔子的手里,亲了亲它毛茸茸的手心。








栗色的大兔子喻文州这回没等小兔子开口,它说:“我爱你,有我们将来能手牵手走过的路那么远。”那真是太远了,栗色的小兔子想。但它实在太困了,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






大兔子把小兔子轻轻地放到了树叶铺成的床上,低下头来,亲亲它,祝它晚安。然后,它躺在小兔子的身边,进入了梦乡。




【王叶】觉得最让人感动的画面是什么?

觉得最让人感动的画面是什么?
王叶
知乎体





@蛋哥不是蛋
谢邀



记得其实不是很清楚啦,反正就是楼上的一对老夫夫,对你没看错就是老夫夫。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住在那,听说他们在年轻的时候是挺出名的。好像是电竞选手之类的,应该赚的钱也应该蛮多的。我住的小区虽然各种设施设备都不错但也没有达到那种豪华的级别。



那个时候我还在上大学那里正好有一套房子出租,价格还算便宜离学校也挺近就我也就和我一个同学一起合租着。



一直喊老夫夫也不怎么好就叫王先生和叶先生吧。



叶先生是属于那种老顽童,天天一大把年纪还和小朋友似的喜欢耍嘴皮子。王先生就属于那种对于自己家顽皮孩子十分溺爱的,宠上天的那种,不过也会把握一定的度。




非要说怎么认识他们的,其实也只是我有一次没带钥匙等着室友回来给我开门,因为当时挺无聊的,就在玩游戏。附近也没人所以声音也开的很大。



叶先生就被吸引过来了,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他。直到后面我有一次死了,突然听见有人在我背后嘟囔了一句:刚刚应该发二技能的。当时我真的吓死了,因为那个时候楼梯间的灯泡也不怎么好,一闪一闪的。后面看清人才松一口气。




我看叶先生真的是非常想玩就把手机借给他玩了,不过叶先生技术真的超好啊超厉害嘤嘤嘤叶先生带我飞。后面刚结束没多久他家王先生就买完菜回来了,就看见我和叶先生两个人在手机灯下熠熠生辉的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想想还是超级搞笑。叶先生就被王先生拖走了,第二天我们那个楼梯间的灯也被修好了。




因为经常和y先生一起玩游戏再加上王先生做的饭菜太好吃了(ps:狗粮也很好吃),之后就慢慢熟悉起来了。




王先生虽然长了一双大小眼但仍挡不住他的帅气再加上为人很温柔,一度被誉为全小区老太太们最想嫁的老头。叶先生也是知道这事的,经常拿这个来调侃王先生。




我一直以为叶先生对于这件事是不在意的,直到后面有一年秋天的时候隔壁刘奶奶家的孙子一直吵着要吃桂花糕,王先生听见了第二天的时候就顺手带回来一把桂花。然后那一整天叶先生都没理王先生,连午饭都是和我一起在我家吃的泡面。




后面晚上王先生找上门,还搞不清状况也不知道怎么把惹了叶先生不高兴了。直到叶先生一脸酸气地说:“刘老太做的桂花糕好不好吃啊?”才恍然大悟。王先生笑得一脸无奈也不顾旁边还有我的存在就亲了叶先生一口哄到:“不好吃,不好吃。”估计叶先生也是被臊到了,脸一下通红,迷迷糊糊就和王先生牵着手走了。




第二天王先生就带着叶先生一起去摘桂花。






桂花树下,两个相互依偎的老人。




这是我见过最让人感动的画面。





又是混更我错了_(:3」∠❀)_

【周叶】怂恿舍友找了个能帮拿外卖的男朋友到底对不对?

周叶【树洞】怂恿舍友找了个能帮拿外卖的男朋友到底对不对?





大家好,你们可以喊我舍友a。
我主要就是想讲讲我舍友和他男朋友的故事。


这件事的起因就是我们的辣鸡学校,我们学校是百年老校,名声在外,也算是名校一所,反正说出来大家都知道,这里会透露信息,我就不多讲了。



我们学校设施啊什么的都不错最主要就是学校食堂太难吃,不是很懂天天食堂大妈是怎么炒菜的,简直天天研究黑暗料理。这也不是最主要的重点,是我们学校它不允点外卖!!!!看见这四个感叹号就能看出我心中有句你妈逼不知当讲不当讲。不吃外卖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好了我可能是个假人我过的都是假人生。





在这里先荐绍一下我的舍友们,之前说过我们学校条件什么的都不错,我们都是四人宿舍。恕我直言,我们宿舍就是所有奇葩的聚集地。
除了我以外,还有三个分别是嘲讽、话唠和猥琐。现在想想为什么会在一个宿舍真是蜜汁契合啊。话唠和猥琐什么的我就不多做荐绍。




主要讲讲就是嘲讽也就是我吐槽的主人公。嘲讽可以说是我们学校的知名人士。学霸!人生赢家!游戏玩的好!虐渣渣!简直就是一个魔化的存在啊。隔壁学校都喊他大魔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仔细想想好像也挺对的。至于为什么叫嘲讽我也不是很清楚,据说是是说嘲讽长着一张嘲讽脸(???)但我觉得明明没有啊,嘲讽长得挺好看啊。





我觉得造成嘲讽和他男朋友在一起的罪魁祸首就是话唠。那天晚上话唠莫名其妙一直念叨着要吃外卖,在卫生间洗头的猥琐就来了句“你可以找个走读女朋友让她天天给你拿拿外卖。”后面话唠仔细想想说“女生一般不会给你拿外卖的,除非你找个男朋友”说完自己都尴尬起来。然后宿舍就一阵寂静,谁也没说话。当时我就看见嘲讽一脸若有所思,也没注意。过了两个月过后,我发现嘲讽好像一直有外卖吃,我当他买通了学生会会长(学生会会长是他发小),再加上期末考了天天泡在图书馆里,也没时间在意这种东西。




后来发现嘲讽有男朋友了,还是那天下雨我和嘲讽猥琐三个人没带伞,就躲在学校的凉亭里躲雨。凉亭旁边是小树林,就是那种小情侣经常手拉手逛的地方,时不时亲个嘴啥的秘密基地。本来下雨我们想就肯定不会遇见啥小情侣呗。猥琐倒是趴在那看了半天,突然来了句“卧槽!这种天都有人逛”话唠就赶紧过去也跟着看,一看不对啊,这熟悉的身影不是嘲讽吗,在他旁边的不是我们学校校草吗。





校草先是把手里的盒子递给嘲讽,后面也不知道附在嘲讽耳边说了啥,嘲讽就踮着脚亲了校草一口,亲完也不害臊,笑眯眯看着人家。校草一把拉过嘲讽,按在怀里亲半天。md简直没眼看,猥琐和话唠在旁边话也憋不出来一脸目瞪狗呆。


我们三个在路上讨论了半天打算采用迂回政策,委婉的问嘲讽关于他和校草的事。果然永远不要相信你的猪队友,话唠上去就是哇啦哇啦你和校草咋回事啊我在小树林看见吧啦吧啦。说完还邀功似的看着我和猥琐,那你很棒棒哦,你这tm也太迂回了吧。嘲讽什么人哪,一听我们三言两语啥都门清。一边吃着外卖一边含糊不清地跟我们讲说校草很早就一直在追他了,一开始和他在一起也可能是因为为了吃外卖。但是后面发现校草是个很细心和温暖的人,再加上有一次下大雪他被经济系的老头留在办公室到很晚,出来的时候外面雪越下越大,他就以为校草不会来了,但还是不放心就打着伞出去看了一下。发现校草还拿着外卖,站在雪里不知道等多久了,身上都湿了外卖还捂在怀里。看见他了就冲他笑,从怀里掏出热乎乎的外卖。是前几天他随口说的想吃的,校草一直记得。




嘲讽跟我们逼叨了好久校草的好,校草多喜欢他,对他多好。嘲讽说:“这样我都不喜欢他,我就是个傻逼了。”嘲讽的确是个傻逼,他都不知道提到校草的时候,他笑得多恶心,眼里的星星多亮。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有一个像话唠那样的猪队友是多么痛苦的事。哎,不说了,睡觉。





我更文了哦_(:3」∠❀)_

【平叶】关于孙哲平流氓指数的数据指南

关于孙哲平流氓指数的数据指南
平叶
我是occ大王
流氓攻万岁


孙哲平一直信奉的一句老话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这并不是说孙哲平是个小气的人,相反孙哲平是众所周知的财大气粗不差钱。只是孙哲平认为对于如何对待叶修来说用这句话最合适。




当两个人还没没在一起的时候,孙哲平就喜欢找点七里八怪的理由揩叶修的油。什么一个人睡害怕啊,怕打雷啊简直手到擒来,根本不顾叶修满脸复杂一脸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孙哲平的表情。




等到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更无法无天了。天天不是亲亲就是抱抱,早上起床要亲出去
买东西要亲出门要亲睡觉要亲。用方锐的话来说就是“两个没脸没皮的老家伙天天干辣眼睛的事情”




在苏沐橙第25次撞破叶修被孙哲平按在沙发上亲并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开但是还是撞破了好事的时候,孙哲平终于忍不了了,他跟叶修提出到外面住。两个人都不是啥矫情的人,再说在战队里卿卿我我的确影响不好。两个人就出去住了。




在大家还沉浸在“这两个老不羞终于搬走了”的喜悦中时,更大的问题出来了。两个人出去住不知节制的后果就是,叶修天天旷工。孙哲平倒是每天满脸春光地来了,问到叶修怎么了,就笑得满脸暧昧说“被我家暴在家躺着呢”。噫,当我们看不见你脖子上的吻痕一样。




孙哲平对于和叶修的之间关系从来不掩埋,甚至是带着炫耀的心态。被好心人指出脖子上有牙印有吻痕,虽然表面不露山水,但心里已经乐开了花,终于有人看见我脖子上的吻痕了,一点也不遮着。甚至有时候特地把衬衫第一颗扣子打开,就为了让别人看见。别人问起的时候就装作不经意地说“家里那位比我还严重呢”果然老男人的情趣难以琢磨。




最近叶修抽烟越来严重,一看不住就和魏琛两个人在屋里吞吐云烟,满屋子都是烟味。孙哲平虽说也吸烟也有烟瘾,但自从和叶修在一起后,就已经很少吸烟了。于是叶修的禁烟计划就轰轰烈烈地开始了,在战队里倒不用担心,陈果把战队所以人都交代了一边,谁也不许给叶修烟。至于魏琛,被迫和叶修一起戒烟。




孙哲平晚上回到家时,发现家里灯没开,随即是看见叶修猫着腰在阳台偷偷摸摸地吸着烟。又享受又怕被发现,孙哲平在旁边看的又好气又好笑。这人真和猫一样又不能过分宠着,也不能骂着疼着。孙哲平走过去把烟夺过来,叶修那时候还眯着眼睛享受了,冷不丁被人拿了烟,眼瞪得老大。孙哲平吸口烟摁住叶修的脑袋强硬地堵住他的唇,将烟全数渡进叶修嘴里。叶修被呛得不行,连忙伸手推开孙哲平,被一把拉到怀里。孙哲平附在叶修耳边轻声说:“下回就没这么简单了,再看见一次操一次。”叶修趴在孙哲平怀里暗骂着“老流氓”,孙哲平好像看透了叶修心里所想似的“你就喜欢我这种流氓”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居民叶某所说“孙哲平简直就是流氓界的sss级boss”

【周叶】觉得实在忍无可忍的一瞬间是什么时候?

觉得实在忍无可忍的一瞬间是什么时候?

我是occ大王
周叶 知乎体 江波涛口吻

@不是工皮寿
谢邀,看到这个问题一瞬间就想起了朋友z和他的恋人y。

z不是很会说话,但莫名其妙情话技能却是满分。“在想你”“只喜欢你”“想和你呆在一起”且不说y是什么感觉就算是其他人在旁边也听的面红耳赤。当然这个功能只对y开放。

平时在宿舍里z几乎不怎么讲话,唯一一次就是向我们解释y是男的,他们两是情侣,如果我们不想和他住,对同性恋反感的话他可以搬出去住。反倒是把我们说的不好意思,宿舍的人思想都挺开放没有什么看不起看得起同性恋的意思,觉得只要是真心相爱就值得祝福。我总觉得在我们说“没关系你住下来好了”的时候z的脸有点黑又迅速恢复正常,一直以为是错觉,知道有一天z喝醉酒,一直说胡话,大概意思就是他本来想以宿舍的人不想和他住为由和y搬出去住,结果没想到被我们截胡了。一瞬间整个宿舍都安静下来,那时候y也在旁边,两拨人真的是尴尬的不像话。后来还是y出来打圆场说“真没想到z是这样的心机吊”才让气氛缓和一点,也让我们和y亲近了起来。z那天晚上就被y拖到他们宿舍睡了,第二天z早上回宿舍笑容在脸上藏都藏不住。忍住把书糊在z脸上的冲动,我们都是文明人,不和情侣狗一般见识。

y和z算是青梅竹马,据说两家人住的门对门,从幼儿园开始就在一个学校一个班。好像y在高中就被z搞到手了,然后两个人又考了同一所大学,天天腻腻歪歪,成为R大史上最腻歪的小情侣。平时的相处模式可以说是激光弹但吃饭的时候简直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z每次都在饭前把y的碗勺子筷子洗干净,y都很顺手的接过。可以看出来这就是他们平时吃饭的模式。这不是最可怕的,吃饭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去捡你掉在地上的勺子筷子碗,千万不要,就让它们安心地躺在那里吧。就在前几天,我干了让我后悔一辈子的事情。我傻逼地去捡了筷子:),就看见了桌下的场景(手动再见)。z的脚紧紧扣着y的脚,y一直在挣扎,可惜力气大小挣不开来。y也觉得在公共场合这样不太好,就拿手在z身上推了一下,结果被z一把抓住放到嘴边亲了一口。后来z又在y耳朵边说了什么,y脸一下子就红了。估计是z说了什么要求y觉得很难为情。正当我以为这对情侣狗不会在干什么的时候,y偷偷摸摸亲了z嘴巴一口,z简直笑得眼睛都要没了。那么大的眼笑得都要没了!!!!

我实在忍不了z和y了:),已经打算换个宿舍了。什么?你问我那对狗男男怎么样了,不好意思眼睛已经瞎了。